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北宋不南渡 >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纷乱中的宁静

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纷乱中的宁静

    “子能心里还念着南朝?”王文佐实际上是看出了张邦昌内心的想法,他这个皇帝当的是不情不愿。

    只不过由于太怕死,才不得不委屈求全,如果有可能绝对不会走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张邦昌也只能叹息,局面发展成这般模样,他又能如何?“当初陛下本可杀予,天下人都不会为予喊冤,然而陛下最终饶予性命,予没齿难忘,又怎能折本忘族,背信弃义,若残生有幸,当重回大宋,落叶归根。”

    张邦昌口中的陛下,当然指的是赵榛。

    “子能,你现在也贵为皇帝了。”王文佐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帝又有什么用?毕竟是金人的傀儡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毕竟是皇帝,皇帝的话,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文佐话中有话,并没有点破,不过张邦昌也并非愚蠢,约摸的在王文佐的话中抓到了什么。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联络朝中还心念大宋的臣子,他们当初投降金人的时候也多是因为形势所迫,只要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,相信他们会答应的,待到大宋北伐,便里应外合,助其夺取河北三道,也算是对大宋将功赎罪了。”

    张邦昌听着王文佐的话,顿时来了精神,浑浑噩噩的日子,似乎在乌云之中看到了阳光,如果能助大宋夺回河北三道,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他也曾经想过做一些分内之事,然而伪齐的内外政治军事经济,都由金人间接掌控,直接率军向大宋投诚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如果能联系到朝中和他有一般想法的人,那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能不能联系到?

    “你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王文佐愣了下,旋而摇头。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让张邦昌的热情有点冷却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现在没有。”王文佐补充道。“现在只靠游说根本不够,朝中原本的故宋旧臣,心里也有一道坎,那就是怕万一齐国没了,他们会被大宋治罪,所以想要游说他们,必须要打消他们的顾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打消?”

    “首先和宋廷联络,获得大宋皇帝的亲笔文书,载明只要齐国内臣愿意为大宋的北伐提供帮助,那么不仅不会被追究当初的失节之事,并且还有相应的奖赏。”

    王文佐的话,让张邦昌深思片刻。“好,便如此行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张邦昌会晤之后的王文佐,很快便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想好了和宋廷联络的措辞,写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“张三,这封信……”王文佐找来了家丁,准备吩咐他去一趟宋廷,然而,王文佐似乎想到了什么,又把信拿了回来,放在火上烧掉。

    “你去一趟南边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名府中,平静的表像之下,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刘豫的相府之中,一名杂役打扮的人快步走入其中,向正在审核文书的刘豫报告。“那王文佐派了自己的家丁,似乎准备出城。”

    刘豫虚着眼睛,停下了手里的工作。“截住,搜他的身,看能搜到什么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杂役离开,看起来是准备去办事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抓住张邦昌的把柄,这大齐的皇帝之位就是我的了。”刘豫心里想着,如果猜测不错的话,这张邦昌肯定是亲宋党,也不知道这金人脑子是不是瓦塔了,将这种人扶植上位,怕是不想要这河北三道了。

    如果要扶植,也应该扶植他刘豫!整个大齐,只有他最配的上皇帝之位!

    杂役在几个时辰之后返回,显然,无功而返。“并没有搜到任何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么?”刘豫皱着眉头,心里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.“但那人确实是去南朝的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私通南朝!”刘豫失声的说道,虽然没有搜到任何东西,但这个时间点上往南朝跑,绝对目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听他说是去南朝省亲。”

    “省个屁的亲,那王文佐一家人都是河北人。”刘豫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不是再去追回来?”

    追?追不回来了,几个时辰了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又没带手机,定位都定位不到,根本追不上。

    不过刘豫也并没打算把王文佐的家丁拿下,现在还不是和张邦昌撕破脸的时候,必须找到足够多的证据,人证,物证,足够到足以将张邦昌掀翻的地步!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刘豫摇头,示意杂役可以出去了,继而再次埋在工作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宋的局面依然持续混乱。

    各地大大小小报备的作乱,已经积累到了十余起。

    光声称有十万人的叛军就有五支。

    确定失守的县城达到四处,还有多支官军遭遇到袭击,或多或少有着损失。

    岳飞觉得自己已经不适宜留在京城了,哪怕是自己坚持想要的北伐,现在也难以继续了。

    国家最紧迫的事情,显然是如何平定眼前的叛乱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其他什么事情都得靠后,即使知道这一切都是伪齐在暗中搞鬼,也没有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叛军的规模还不足以威胁到京城的安危,但也不可能坐视不管,让百姓承受痛苦。

    “各地叛乱不断,臣请回开封,整军平叛。”岳飞向赵榛请示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就先回开封,至于之后处置各处叛贼,朕会和其他大臣商议后决定,随后通知于你。”

    内鬼要抓,叛乱也要平,敢于阻挠北伐大计的贼子,就算是灭门都不足为过。

    “现在推迟北伐,也实属无奈。”岳飞离开之后,李纲也不禁感叹道,北伐这样的大事,果真不是急的来的。

    赵榛并没有搭理李纲,径直走出了自己的书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十八哥,听说外面有坏人在作乱。”回到宫中的赵榛心里也平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但也意味着黏糊糊的跟屁虫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和福公主想到什么就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关心国家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十八哥关心,我自然就关心咯,不然跟你讲针绣,你肯定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针绣,是怎么秀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和福公主摇头。“两个嫂嫂整天待在屋里做绣活儿,反正我看着挺无聊的,还不如打仗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和福公主突突突的说着,让话不多的赵榛反而觉得心里安静了许多。
欢迎访问笔趣阁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biquge.i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