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魂帝武神 > 正文 第3862章 猎灵大会

正文 第3862章 猎灵大会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萧逸落下一声,身影一闪,已然回到上方万里之上。

    独眼光头紧跟而上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独眼光头凝声道,“这片遗迹,得掩盖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我们在这片荒芜星辰上的痕迹,也需得一并清除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掩盖这片遗迹,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清除痕迹,则我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独眼光头应答一声,而后双手齐出。

    哗哗哗…

    霎那间,黄风呼啸,弥漫千万里范围。

    一股股黄沙,正将这片从漫长岁月中初初‘醒来’的遗迹再度掩盖。

    萧逸皱眉凝视着。

    这十亿里范围,与其说是明王诸天的遗迹,倒不如说,是明王神庭的遗迹,一个敢冠以‘神’之一字,如若王朝般的传说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一个强盛的势力,怎会忽然陨落。

    偌大个遗迹,那等空荡,始终让人心头升起一种莫名的怪异感。

    萧逸摇了摇头,不再多想,身影一闪,就此离去。

    掩盖这片以及,是份‘苦活’。

    独眼光头来自于赤漠诸天,自有这些风沙之道,加上掌控了黄风法则,做起来也轻松些。

    至于清除痕迹这种细致活,自是萧逸来办。

    一天后。

    萧逸归来。

    独眼光头,也堪堪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武者,移山填海,尚且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这等掩盖‘巨坑’之事,自也不难。

    只不过要将这‘巨坑’恢复到完好无损,别无破绽的地步,恢复成正常荒芜大地的模样,却是比较考验这个武者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萧逸扫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独眼光头笑笑,“大人您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萧逸淡漠转身。

    独眼光头笑道,“大人办事,自是比我还靠谱些。”

    二人沿路折返。

    边走,仍旧边清除经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六艘战船,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这片荒芜星辰。

    当然,走前,萧逸同样清除了这里的所有痕迹,包括乌落掠夺团出现在此地的痕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艘战船,行驶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这里的虚空,显得更加荒凉,更加冰冷。

    数天后。

    战船,驶出了荒芜星域,再度回到琥珀星域边缘范围。

    随便寻了处靠近的域界。

    萧逸自是率先前往万界商行一趟。

    那些个战船,他要着无用,干脆全卖了。

    商行交易处,当萧逸取出29艘战船,以及一艘小型战船后,商行人员自是脸色大变,也顷刻恭敬有加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您稍等。”商行人员,连忙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个华服老者已快步走出,径直朝萧逸而来。

    “在下灵鼠帝君,是这座分行的负责人。”老者连忙拱拱手,“不知阁下是?”

    萧逸眼眸冷漠,“怎地,来你万界商行卖东西还要实名道姓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灵鼠帝君连忙客气道,“只是方便小老儿称呼大人您罢了,大人您…”

    “易霄。”萧逸冷漠打断,并无兴趣浪费这些交谈时间。

    “易霄?”灵鼠帝君闻言,却是眯了眯眼,似在思索。

    数息后,灵鼠帝君双手一拍,“紫炎?”

    “大人您便是红牙星域附近大名鼎鼎的那位猎灵者?”

    萧逸才初来琥珀星域,也没在靠近这片星域的红牙星域多作逗留过。

    但万界商行的生意,囊括情报一类,自然也知晓在更远星域之外的‘易霄’之名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在那更远星域之外,易霄二字同样得足够响亮。

    “传闻中的任务虑百分百,从无失手。”

    “传闻中的最强猎灵者,清剿吞灵族如劲风扫叶,一路横扫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卖东西。”萧逸语气已然变得有几分不满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是老夫失礼了。”灵鼠帝君连连拱手,“易霄大人是卖这些战船吗?”

    战船,属于亚圣器类,只不过阶品极高罢了。

    故而也可以放到乾坤戒内,乃至寻常的缩小之效,如巴掌般大小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逸淡漠点头,“还有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萧逸将那乌金腰带也一并取出。

    这些域界阵石,最大的用处,是契合战船。

    战船既卖,这些域界阵石自然也全卖了。

    “域界阵石?”灵鼠帝君,作为商行负责人,一眼便认出了东西。

    但灵鼠帝君,却忽然皱眉,“29艘战船,一艘中型战船,外加29块域界阵石。”

    “这般配备,怎地有些熟悉…”

    灵鼠帝君蓦地眼前一亮,“这不是…”

    灵鼠帝君已有答案,惊讶地看着萧逸,“易霄大人,你把乌落掠夺团给端了?”

    惊声一出,周遭生灵无不或而停下脚步,或而停下手中事宜,齐齐投来注视目光。

    万界商行内,自是生灵来往络绎,多的是猎灵者、独行者,或者一方势力来此办事的人。

    萧逸眼眸一冷,“你存心浪费易某的时间是吧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灵鼠帝君已然脸色一正。

    扫视了眼周遭,自有察言观色,知晓萧逸不喜这等被人注视状况。

    “易霄大人这边请,入内室一谈。”

    萧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,径直离去。

    但周遭,早已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“紫炎?那个猎灵者?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不是只接猎杀吞灵族的任务吗?”

    “端了那个臭名昭著的乌落掠夺团?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一时间,周遭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万界商行内,生灵络绎,也可谓龙蛇混杂,怕是不消多时,这些个消息便要传遍整个琥珀诸天。

    当然,此事泄露与否,倒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商行内室。

    灵鼠帝君早已命人奉来香茗。

    “易霄大人要卖这些战船,还有这些域界阵石?”灵鼠帝君,再度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易霄大人稍等。”灵鼠帝君拿过战船,以及那乌金腰带,细细探查起来。

    货物交易,自需检查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灵鼠帝君点了点头,看向萧逸,“易霄大人,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29艘战船,老夫出价一万上品灵脉,合共29万。”

    “这艘中型战船,老夫最高能开到12万灵脉。”

    “这29颗域界阵石,则各三万灵脉,合共87万。”

    “这条乌金腰带,本就是圣器,故而可以镶嵌域界阵石其中,倒也值个几万灵脉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整条腰带,算上里头域界阵石,老夫出价合共93万灵脉。”

    灵鼠帝君,一句句话语落下。

    萧逸面具之下的脸庞,却一分分发黑着。

    “你这里是黑店不成?”萧逸眼眸冰冷,“一艘小型战船,便值两万上品灵脉…”

    灵鼠帝君笑笑,摆摆手,打断道,“易霄大人怕是误会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一艘小型战船,我们商行也只卖两万上品灵脉。”

    “这收购嘛,自然是会便宜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您想,这些个战船,早已使用多年,船身有所折损,痕迹遗留,也就是说材料有损。”

    “而里头各个大阵,我们也需在收购后重新修复,巩固。”

    灵鼠帝君苦笑道,“也就看在易霄大人您面子上,否则,这些个小型战船,顶天了能卖个八千上品灵脉。”

    萧逸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倒也确实如此,船身受损,需要另添材料修补;大阵,经年累月的消耗,也需阵法师重修修复巩固。

    灵鼠帝君道,“我们万界商行,有口皆碑,从来都是明码实价,童叟无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易霄大人您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若您真要卖的话,这就是最公道的价格了。”

    “成。”萧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灵鼠帝君面露喜色,“易霄大人决定卖,老夫而今便与你交易…”

    “不卖。”萧逸冷声打断,收回战船与那乌金腰带,就此起身,拱拱手,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额,这…”灵鼠帝君脸色一滞。

    但萧逸,已然径直离去,别无留意。

    出了万界商行。

    独眼光头看着萧逸不善的目光,疑惑道,“大人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萧逸瞥了眼,不满道,“你虽见识不浅,但以往很少到万界商行卖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独眼光头点了点头,“咱们当虚空强盗的,自是很少和万界商行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萧逸不语,面具下的脸色一阵难看。

    “怎地。”独眼光头疑惑问道,“大人没卖成那些战船?”

    萧逸摇了摇头,“出价太低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人不卖了?”独眼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卖。”萧逸冷声道,“不过不在这里卖罢了。”

    萧逸倒是想起来七眼帝君。

    他倒不如直接走传送大阵回子午星域彤云界。

    说不定七眼帝君给的价格会高些。

    且,他卖了这些战船和域界阵石,得了灵脉也是要买血狱魔炎的情报。

    干脆直接回彤云界一趟。

    “我回彤云界一趟,你在这方域界等我。”萧逸淡漠道。

    一来一回,怕也要不了一天时间。

    独眼光头霎时明白了萧逸的意思,但却道,“大人,恐怕此事你得先缓一缓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刚才在万界商行没有打探到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萧逸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刚进万界商行便被请去了内室,走也走得急。”

    独眼光头忽然咽了口口水,“刚听到的消息,这附近,要开猎灵大会。”

    “猎灵大会?”萧逸先是皱眉,而后眼眸一惊。

    独眼光头沉声道,“是的,而且就在十天后,地点,正是琥珀诸天。”

    萧逸眯着眼,“举办猎灵大会,代表的可是…”

    “新帝诞生。”二人,对视了一眼,同时凝重地吐出一声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第三更。

    今日更新,完。
欢迎访问笔趣阁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biquge.ink